翻页   夜间
生生世世小说网 > 腰软俏媳养崽忙,被糙汉全家宠爆 > 第10章:关你屁事

    记住本站地址:【生生世世小说】 https://www.3344book.cc/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而去国营饭店,必打卡红烧肉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饭点,但国营饭店人还是不少,陆月宁的前面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她了。

    小黑板上写了今天的菜式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要一个五花肉炒白菜,一个香葱炒鸡蛋,再来一份米饭。”

    今天就没有红烧肉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需要票据,陆月宁把粮票和钱递进去,窗口的服务员立刻就给了她一张字条,等会儿要凭借纸条领菜。

    陆月宁找了个空位坐下来。

    就几分钟的时间,窗口服务员就叫了一声,“十七号,你的菜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月宁连忙起身去拿菜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随后就端着香喷喷,热气腾腾的饭菜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五花肉炒白菜分量特别多,一大碗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年头的人实在。”陆月宁嘀咕了一句,夹了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好吃!

    她眼睛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饭的速度加快,香葱炒鸡蛋也特别好吃。

    她好久没吃到这种有滋味的香葱了。

    几乎不用费劲,她就把菜全部消灭,最后半碗饭,把饭菜全部拌在一起,再来一碗也能吃下去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陆月宁打道回府,去坐车的路上,趁着没人,她从空间里拿了不少东西出来。

    整天在家里吃好的,得有个来处。

    拿了五斤白米,五斤白面,还有二十个鸡蛋,红糖白糖各一斤。

    到了车站,班车恰好要走,陆月宁连忙上车,这次就没那么好运了。车上没有座位。

    她七个多月的孕肚,哪怕有棉袄,也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一个热心的大娘见状,吆喝了一声,“哪个给咱们怀有身孕的女同志让个座?”

    班车里许多人都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这个年头的人多是热情纯朴,大婶话一落下,就有几个年轻人站起来,“坐我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然而,陆月宁还没坐下去呢,离她最近的那个位置就被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一屁股坐下去占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?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脸的懵逼,让座位是一个十多岁姑娘,应该在读书,她瞪着眼睛,“你在做什么?我不是让给你坐的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人抬眼,不在意,“你让给谁都是让,我年纪还比较大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人家小姑娘是让给怀孕的女同志,你怀孕了吗?”热情的那个大娘叉腰,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厚脸皮。”

    “人高马大的,站一站又不会怎么,这座位本来也不是他的,真是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仗着人高马大,想要欺负人?”

    不少人窃窃私语,说的话落入男人的耳朵里,他有些恼羞成怒,握拳头,“我就坐这里,这位置写了名字?关你们什么事?再罗里吧嗦,老子一个拳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他嘴里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就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家震惊的看着陆月宁,全车寂静无声,陆月宁冷笑,“你一个拳头如何?”

    她很轻松就把男人手腕掰翻了。

    “臭娘们儿,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老子?”陆月宁压根儿就不惧,又使劲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啊,疼疼疼……”男人艰难的瞪着陆月宁,脸色扭曲,“臭娘们儿,你最好放了老子,不然等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清脆的响声,是一道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车上安静如鸡,落针可闻,亲眼见到这一幕都人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藏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陆月宁平静的神色,使劲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男人额头冷汗都冒出来了,他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陆月宁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见他眼里有了害怕,陆月宁嗤笑,“就你这样还要出来逞大爷,别丢脸了,哦我忘了,你根本就没脸那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拍了拍手,回头温柔对给她让座位的姑娘道,“多谢你啊,我身子确实不太方便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伸手一把把男人提起来。

    一百四五的男人,被她轻松提起来扔在过道上。

    “师傅,走吧。”她扬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开车的师傅看了看她,再看看不敢说话,缩在一边捂着手的男人,摇了摇头,随后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,那姑娘好像才回过神来,“姐姐你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陆月宁的眼神亮晶晶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陆月宁笑。

    车里的气氛渐渐恢复,大家都偷偷看陆月宁,总觉得她厉害过了头一个孕妇,竟然把大男人提起甩。

    哪里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到了镇上,陆月宁下车,再次向大婶还有那姑娘道谢,然后提着自己的东西走了。

    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,那男人才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“妈的,臭娘们儿,别让老子再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阴郁的转身,因为动作太大,动到了脱臼的手臂,疼得他龇牙咧嘴的,心里再次把陆月宁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陆月宁压根儿就没被车上的插曲影响到,到了坐车的地方,果然牛车都走了。

    天色也不早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步行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半路,前后都没人了后,她从空间里拿了一辆二八大杠的自行车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她哪里来的钱买自行车……有人问了再说。

    她觉得短时间内是没人敢问的。

    这种发疯的感觉真好啊。

    陆月宁给自己在心里点了个赞,跨上去骑着自行车,悠哉悠哉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个子不矮,一六九的样子,大长腿,骑二八大杠一点也不费力。

    控制自行车对她来说小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是陆月宁!她怎么骑了个自行车?!”村口,几个半大的孩子看着由远及近的身影,纷纷震惊。

    “哇,那自行车好像是新的!”

    “她买自行车了?!”

    “驴粪蛋,你还不去告诉你奶?”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推了一把自己身边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他是陆家三房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驴粪蛋眼睛一转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每次他奶在陆月宁那个死丫头那里拿到钱,都会给他们弄肉和鸡蛋吃。

    陆月宁穿过村子,回到自己的家,她骑自行车回来的消息,也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月宁,听说你买了辆自行车?”陆月宁前脚到家,陆家三房的媳妇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她好像叫什么胡翠花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?”陆月宁眼皮掀了一下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